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地址:南安市水头镇海联大厦3楼
电话:0595-86931358
传真:0595-86992358
邮箱:binhai_99@163.com
人物访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人物访谈



    随着全国首个玉石大厦8日在厦门揭开神秘面纱之后,这座融合DIY手作、互动、观光、展览、消费等功能于一体的玉石大观园,一下子成了“网红”。

    9日,国内便有一家线上平台主动找上门来,希望通过他们的海量线上用户,导入凌云玉石线下体验馆,实现线上线下无缝对接的双赢局面。10日上午,厦门大学嘉庚学院曲志强教授带领人文与传播学院及艺术设计系师生一行,到此开展社会实践教学,开启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玉石文化之旅。

    “这其实是现实版的琼楼玉宇,即将成为厦门旅游新地标。”为了这个跨度长达4年的作品的震撼面世,凌云玉石董事长甘传辉最近这段时间显得特别忙碌,即便如此他依然精神饱满。10日,在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时,他以玉石大厦为引子,聊起了自己对玉石长达10多年的情怀。                            本报记者苏清彬实习生苏文韵文/图

    人物名片

    甘传辉三明建宁人,1972年生,厦门凌云玉石有限公司董事长。

    企业简介

    凌云玉石创立于2000年,总部位于厦门,是天然玉石家居应用产业的开创者和领导者。凌云玉石控股海外8座主流玉石矿山,总部厦门建有1座玉石主题大厦,设有福建水头、福建长泰、广东云浮3大生产研发基地。集团业务涵括玉石矿山开采贸易、玉石建材生产加工、玉石家具设计制作、玉石工艺品生产销售等全产业链,是目的中国领先的王石材料进口商和王石成品制造商。旗下拥有“凌云玉石”“天下玉家”“SKYWORD”“絮玉”“CINOPAK”“凌云·铂墅”等品牌,并以线下体验展厅结合线上网络商城形式全线推广终端品牌产品。

    玉石大厦实现多个改变

    记者:甘董,您好!凌云玉石大厦历时4年之久打造而成,这座大厦的落成对您来说意义何在?对行业呢?

    甘传辉:凌云玉石大厦占地8074平方米,总面积约3.5万平方米,从建筑、空间、景观到软装将玉石全面融入,成为名副其实的“琼楼玉宇”。

    它的落成对玉石行业有着巨大的意义。此前,包括福建水头等地的传统玉石行业,它面对的客户群体主要包括批发商、建筑公司、设计公司以及装修公司,与终端产品用户不存在直接的联系。

    本次通过凌云玉石大厦的落成和开放式体验,以一种全新的途径与终端产品用户实现有效性连接,让终端用户与玉石制造商建立起直接、具体的供需关系,以此来充分挖掘潜在的市场需求。

    同时,凌云玉石大厦作为新式产物,充满了新奇特,就像一个玉石大观园。我们希望依靠厦门国际旅游城市的优势,把游客变成消费者,让他们找到一个接触玉石的入口。未来,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除了游览景区,还可以到这里参观、体验、消费,凌云玉石大厦将打造成厦门旅游新地标。

    对行业而言,此前也有企业或商家尝试做展厅式的玉石设计,但他们所做的主要是原材料的展示,并非终端集成产品,且主要对象是一次性的家庭装修。我们力求沉浸式体验,通过与终端客户的多层次、多角度接触交流。

    随着玉石制造规模化生产成本的下降,创新式产品越来越多,包括背景墙、屏风、摆件等玉石软装,都能实现可拆卸装换。此举打破了原来传统玉石行业的固定消费模式,改变了消费者对玉石行业的旧有认知,让平民老百姓更多地接触玉石,也能消费得起玉石。

    这一全新的发展模式,或许还能为同行提供借鉴。不久前,“海丝之路”合作成果交流会暨厦门产业园区创新模式研讨会在这里举行。凌云玉石大厦同时也是一座写字楼,里面入驻不少企业。通过创新,不仅能活跃整个写字楼的商业氛围,也改变了园区写字楼的固有模式,为厦门产业园区的发展提供了另一种思路。

    跨界合作呈现玉石最美一面

    记者:作为“琼楼玉宇”的规划者,打造特色体验玉石大厦是行业首创,是什么让您坚定走这条创新道路?在此过程中,您遇到过困难吗?

    甘传辉:首先,任何产品和企业,决定其方向和内容的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和其他形态的产品一样,玉石也应当是对应时代的产物,应该是当下、未来科技生产力的演绎。

    在我看来,玉石的美好,值得被更多的人感知和拥有。在借助当下先进的生产力,玉石将得以走进千家万户,为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服务,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玉石是中国的国粹文化之一,应当被年轻一代甚至青少年和儿童所喜爱和传承。玉石行业本身需要创造符合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形式,以改变其对玉石的原有认知。为此,凌云玉石大厦配备有选材区、手作区,从原材料、设计到实现,融入互动、体验、科技等趣味性的形式,一站式实现玉石创作的需求。

    多年来,凌云玉石致力于创造属于现在和未来的玉石生活美学。玉石的未来在哪,凌云的未来就在哪,玉石产品不仅仅是高端收藏品,也可以从实用性和现实角度,体现在家居生活中以及手工饰品上。这是凌云基于对消费群体转变的考虑,也是对玉石生活美学创新空间最为有力的开拓。

    在打造凌云玉石大厦过程中,我们遇到过的最大的困难,莫过于产品的研发设计。包括屏风、器皿、字画等,在现有市场上是无经可取的。在研发周期上,设计打样最为关键,突出表现在玉石与其他材质的结合。

    为了匹配不同材质,避免不了寻找众多的合作厂商,匹配的结果往往没办法达到我们的预期效果,这对作为玉石制造出身的我们有着极大的挑战。即便是现有的设计师人才资源中,能够真正理解玉石从表面设计到材质使用、工艺流程中的少之又少。因此,不可避免地增加了预算费用和时间成本。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一家家地寻找,通过跨界合作把玉石最美的一面呈现出来。玉石文化这一瑰宝,还有巨大的开发和研究潜力。我们建起来的不仅仅是一道墙、一座大厦,也打开了玉石应用的潜能。

    不能让创新“躺着睡觉”

    记者:关于凌云玉石大厦创立的想法,您将之归结为“跳出玉石做玉石的思维”,能为我们讲述下凌云是如何跳出传统材料商的定位,追求新领域的转型与创新?

    甘传辉:我们最开始是做一些欧洲的大理石,对玉石原材料也有一些研究。直到2008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我们发现玉石这个细分领域较少人开拓。

    在我看来,消费者对精致物品的需求会逐渐上升,特别是玉石;随着制造能力的大幅提升,玉石标准化制作完全可以实现;中国要走向世界,依靠文化才能更好地前行,玉石文化更是如此。

    但摆在眼前的困境是,玉石材料运用于生活,用于家居空间这一层面有认知的设计师仅为5%,而对于用户群体来说,只有1%的人知道玉石原来还可以和日常生活如此亲近。这样一组数据意味着传统思维的根深蒂固,对我们来说,这意味着无限商机。

    于是,凌云玉石在国内开创玉石小细分领域,体现在家具、工艺品、艺术品以及空间材料等方面。现在国内玉石应用市场较为广泛,主要为家庭装修和别墅、酒店的高档装饰。市场没有一成不变的,随着消费升级、个性化定制的出现,玉石越来越被年轻人所接受,我们希望通过创造一个新的消费领域,打开隐藏在百姓内心深处、没有被激发的需求。

    凡事未雨绸缪。早在2009年,凌云玉石便在水头设立线下体验馆,如今,近10年过去,以当下世人的眼光去看待,这家体验管依旧不失审美,在当年以超前的思维方式引领水头本土行业的发展潮流。

    而为了从源头上把控原材料,我们控股海外8座主流玉石矿山,设有福建水头、福建长泰、广东云浮3大生产研发基地,涵括了玉石矿山开采贸易、玉石建材生产加工、玉石家具设计制作、玉石工艺品生产销售等全产业链。

    近5年来,凌云玉石还积极开展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现已在巴基斯坦、伊朗等国投资合作了多个玉石矿山,并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建立了一座大型玉石原料交易中心。

    我们绝不能让创新“躺着睡觉”,一路走来,凌云依旧是以超前的思维模式来规划、设计和投入。今天所呈现的凌云玉石大厦,必定是我们在多年前早已规划、构思、设计好的。

    探索年轻一代的家居审美观

    记者:作为玉石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未来凌云玉石将如何能在行业持续掌握话语权?

    甘传辉:凌云玉石依靠超前思维走在行业前端,目前正在不断尝试与外界合作,包括对接高校资源平台研发、合作伙伴入驻凌云玉石大厦,一同探讨交流、资源共享。

    眼下,已有线上知名平台愿意与我们合作,以“互联网+”商业模式开发潜在市场。我们将保持开放合作的态度,进一步引进多个大型平台,以线上为主要宣传,线下为体验式服务,便捷、高效地利用彼此优势资源,快速抵达并获取用户需求,使得玉石价值得以体现和推广的同时,也能够跨领域与更多用品相结合。

    一家企业的能力、资源是有限的,要善于借助多领域资源。凌云玉石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建立合作,在大厦创立了玉石研究院,创新应用现代化工艺,将产自巴基斯坦、伊朗的玉石以产品、空间、建筑、景观等形式完美呈现,亦体现了凌云玉石践行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成果。

    对于玉石的追求,我们是认真的。相比同行,除了设计师,我们还选择与艺术家合作。艺术家从哲学的角度去探讨人的精神需求,他们在精神方面上的才华和思考,才是我们所缺乏、所不具备的。他们能把人更本质上的东西挖掘并呈现出来。通过艺术家去感知精神层面上的需求,挖掘人喜欢的表现方式,才有可能吸引他们,这样玉石也才能亲近人们的生活。

    我们在关注和满足现有消费需求的同时,也将目光放到了更远的地方——这些作为未来消费主流的年轻一代身上,去探索他们对家居生活的审美和需求。玉石的未来属于年轻一代。不管产品形式如何改变,只一点不能动摇,那就是为用户实现美好家居生活服务。

    怀着敬畏之心传播玉石文化

    记者:甘董可以说是非常痴迷于玉石,据说您此前曾冒着生命危险去全球寻找矿山,能谈谈您对玉石的情愫从何而来吗?

    甘传辉:珍贵的玉石令人向往,然而它们却分布在偏远且危险横生的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区。因此,寻石之旅变得异常崎岖。

    记得2002年,我们从伊朗走进阿富汗。那时,阿富汗处于极其动荡的危险时期。一路上行进,根本没有道路,也没有饮用水供应。

    那时候正值7月,阿富汗极其干旱燥热,我们的嗓子快要冒烟了。我不得不将就使用当地的水源,却惹来一场疾患。因为喝了不干净的饮用水而导致病菌感染,只能躺在路边简陋棚子搭成的临时医院里,忍受着疼痛和炎热,仓促地点滴治疗。同行的伙伴,不得不踮着脚、用衣服在窗口摇晃,才勉强制造出一点点微风。阿富汗之行是场生命的考验。但我们并没有因此退缩,而是忍住病痛,继续前行。

    在与阿富汗交界的巴基斯坦矿山,我们所乘坐的车辆,前后都雇用了地方安保人员,他们全副武装,甚至带着火箭炮。一路上,车子基本不敢停,因为任何的停留或拦阻,都有可能被枪击。

    而前往矿区的路就是一片连着一片的荒漠,所谓的路是在车轮底下生成的。我们就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冒着生命危险,在这样的荒漠中开辟出路来。也许,命运就是要我来做玉石装修事业的开路者。

    我们就是带着这样一份诚心,用生命在寻石,要将最美好的玉石找出,把它们带到中国,分享给所有珍爱玉石的人们。对于玉石,我们是怀着一颗敬畏之心的。玉石矿山亿万年的精华掌握在我手上,要利用和珍惜大自然的宝物,对大自然的宝物要善待。

    实际上,丝绸之路是在玉石之路的肩膀上发展起来的。接下来,凌云玉石大厦还要将大堂以装饰的形式,结合丝绸之路讲好玉石故事、传播玉石文化。